男性色彩峡谷中的鸟类天堂

作者: 浩南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20-05-12 18:45 查看次数:

男性色彩峡谷中的鸟类天堂

素净美,鸟语天堂,这是熊色峡留下的印象。山腰上的雄色寺及其旁边的僧舍呈新月形。山谷中的白墙非常干净,像一轮新月。各种各样的鸟儿自由歌唱,老鹰在天空漫步。远处,在群山之中,拉萨的水波光粼粼.仔细听。山谷里悠扬的歌声如此欢快.雄色峡谷 鸟儿的天堂

素净美,鸟语天堂,这是熊色峡留下的印象。山腰上的雄色寺及其旁边的僧舍呈新月形。山谷中的白墙特别干净,像一轮新月。各种各样的鸟儿自由歌唱,老鹰在天空漫步。远处,在群山之中,拉萨的水波光粼粼.仔细听,悠扬的歌声从山谷里传来,如此喜悦的表情,如此和谐的雄谷。

进入雄峡谷

事实上,世界上有许多像天堂一样美妙的地方,但是我们不知道它们,或者我们感觉不到它们。

我以前不知道有雄色寺,但我在曲水县旅游局的一份文件上看到一篇关于雄色寺的介绍,是一篇60多字的简介。文章写道:“许多国内外学者来到这里进行调查和学术研究。”这引起了我的注意。

5月31日上午,在曲水县委宣传部记者扎西普奇的陪同下,我们从曲水县出发,前往“两桥一隧”。上了拉萨河大桥后,我们离开了几百米,然后去了泽纳镇。因为拉萨和贡嘎国际机场之间的专用公路正在修建,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大型机械,土路上有许多卡车载着沙子和石头,尘土飞扬。

道路两旁的青稞田被金黄色的油菜花同化了,偶尔可以看到在田里工作的人。就在如此糟糕的路况和美丽的乡村风景之间,我走了10多公里才到达泽纳村。在泽纳村委会前右转,那里有一条柏油路!沿着柏油路到山谷,行驶大约10公里到路的尽头。附近有一个停车场和一个食堂。

普奇也是第一次来。司机釜山来过几次。他指着半山腰的寺庙说,“在那边。你必须走路。”他指着远处的一个地方说,“我们必须去那里。”根据他所说的,我可以看到几个房间,但如果我不注意它们,我就看不到它们。

大自然是最杰出的顾问之一,指导山谷中所有的鸟儿演奏交响乐。

山路蜿蜒曲折,沙地平坦。道路两边都是长着各种颜色小花的荆棘。鸟儿在荆棘丛中“嬉戏”。

灰色的腹部噪音是最常见的,它们穿着蓝灰色的羽毛服装,拖着略长的尾巴,黑眼睛上棕红色的眉毛让它们看起来很帅。灰腹噪鹗是青藏高原鸟类群落中的优势种,对灌木植被具有较高的适应性。这是灰腹聒噪的鱼鹰在荆棘丛中敏捷移动的专长。锋利的荆棘和它们完全不同。灰腹吵闹的鱼鹰也非常喜欢唱歌。他们的歌声悦耳动听,魅力无穷,这是《山谷中的鸟》协奏曲的主旋律。

多彩的麻雀莺是雄谷中最美丽的鸟。它们穿着华丽的羽毛,这似乎只有在热带森林中才能看到。它们在灌木丛中跳上跳下,活泼可爱,不时发出甜美响亮的“唧唧”声。我记得我家乡云南的一位鸟类专家曾经告诉我:“在云南,多彩的鸟莺已经是一种“稀有鸟类”,很少有机会找到它们。”在熊色谷,我经常可以看到这些美丽的精灵。

藏野鸡的鸣叫声悠扬响亮:“呱呱,呱呱”,跟着声音搜索,你一定会发现一大群藏野鸡悠闲地在茂密的灌木丛中觅食。藏野鸡不太害怕人。我记得在尼马通寺看和尚喂他们。随着几声叫喊,成群的藏野鸡跑出了树林。西藏有两种雉鸡:一种是白色羽毛,头顶有一团黑色天鹅绒羽毛,尾巴逐渐由白色变成灰色,尾巴上有深绿色和蓝色紫色

雄色寺上方还有一座小庙,海拔约4500米。这里可以看到藏雪鸡。它们的大小与家鸡相似,头和脖子呈灰棕色,翅膀为白色。因为它们的身体太笨拙,西藏雪鸡不能像鸟一样飞得很高。滑翔是他们唯一的航海风格。

戴胜在空中的姿势很像一只展翅的花。他正以波浪式的方式取得进步。他一边飞一边唱歌。他的叫声是“呼-呼-呼”。这很奇怪,也很有趣。戴胜的头上戴着一顶粉棕色的丝状帽徽,就像戴着一顶高帽子一样可爱。根据神话传说,“西王母长得像人,长着豹尾虎牙,吹着口哨,头发是戴胜。”(《山海经西山经》)因此,“戴胜”是指西方的太后。戴胜是一种著名的食虫鸟,大量捕食蜘蛛、蝼蛄、行进中的昆虫、行走中的昆虫和天牛幼虫。它在保护森林和农田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更多的鸟不会叫自己的名字。他们一路陪伴着他们。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很快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地来到了雄色寺。

朴实无华的雄色寺

“熊色”,藏语的意思是“松林”,据说是一千多年前的茂密松林。森林里有甜美的泉水。泉水旁栖息着许多珍稀鸟类和动物,吸引着周围村庄的居民前来朝拜。结果,它逐渐成为一个著名的佛教圣地。

雄色寺的厨房很特别:黑色的柱子上装饰着绘有巴赞的吉祥图案,大型铜水箱,自控炉灶,大、小、大铜勺排成一排,天窗射出的光束,蒸锅.几个修女在厨房忙碌着,烹饪的味道很难闻。我们喝着酥油茶,听43岁的和尚蔡丹给我们讲述寺庙的历史。

公元12世纪,藏传佛教的噶举派僧侣龚克曲吉僧在这里建立了第一座寺庙。200多年后,著名的马宁佛教高僧龚杰郎来到这里修行。雄色寺由噶举派改为马宁派修行的圣地。18世纪初,雄色寺被它的前辈们摧毁了。

后来,有一个女乞丐,走遍了整个雅砻江流域,到处乞讨,发誓要在废墟上重建被毁的匈奴寺。根据传说,这个伟大的女人出生在喜马拉雅山以南的白马措湖。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她烧毁了一座寺庙100多年,在雄泽山谷的松柏丛中挺立起来。她还被誉为“马尼洛钦”。从那以后,她把以前的喇嘛庙变成了一个著名的尼姑庙。

目前,雄色寺有150多名僧人,其中大部分是尼姑。2008年发生的当雄地震摧毁了大厅,现在计划拆除并重建它。我看到10多个修女从寺庙旁边的小溪里搬运沙子。他们说说笑笑,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他们来到大厅外的沙堆前,以一种轻盈优美的姿势倒沙子:首先,他们深深地弯下腰,解开绳子,双手抓住编织袋的两个角,然后站直,沙子从编织袋中倒出。

在他们的指引下,我走到了山上的另一座小庙。在回来的路上,我看到在暗灰色的山的背景下,从太阳下的雄色神庙反射出耀眼的毫光。山谷里的白墙特别干净。

五颜六色的男性山谷、朴素的男性寺庙、鸟儿的歌唱和修女们的笑脸让我在离开时一次又一次地回头看。



本文链接:男性色彩峡谷中的鸟类天堂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02-2017康鑫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