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8次骑车进西藏 用骑行演奏最美音符

作者: 浩南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20-05-28 20:37 查看次数:

北京初夏,阳光温暖,刘晓龙骑着自行车缓缓而来。

八次西藏之旅的履历并没有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中提琴副老师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甚至没有产生一个可以在他脑海中无休止地讲述的故事。“每一次骑行都是自我放逐,”刘晓龙轻描淡写地说,但他的心已经习惯了在西藏的群山中驰骋。

六合间自我流放

在刘晓龙的钢琴室里,除了一架钢琴,一个专门存放小提琴和中提琴的盒子,到处都是乐谱,还有一张中国地图,用白色修正液画出的细线就是他用车轮测量的旅程。2012年,当刘晓龙60岁的时候,他完成了青藏铁路。“我有画句号的感觉。这条路很好,很舒服,只要我一直骑在上面。”

车和路陪着刘晓龙在六合自我放逐。以前的西藏之旅也让他受够了崎岖的道路。1997年,刘晓龙第二次选择了新的西藏路线。许多路况不好的搓板路只适合大型卡车。“当时,我没有经验,几乎所有的行李都压在后轮上,结果轮胎很大。

尽管道路并不平坦,刘晓龙还是喜欢走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在他第四次访问西藏时,他和著名的徒步旅行者胡东岳从青海西宁出发,折回了唐蕃古道。这两个人认为路太远了,想直接翻过这座山。地图上标出的道路成了支持他们的路标。然而,刘晓龙发现“那些路实际上根本没有找到”。

在200公里的山路上,这两个人吃了6天的干粮。如果他们三天内不能通过山口,他们会以同样的方式返回。一路上,牧民们几次拦住了他们。虽然刘晓龙说得不好,但他清楚地知道,牧民们不相信这两个从远处赶来的骑手能安全通过山口。刘晓龙说:“我们将沿着被融雪冲走的水道上山。有时当我们遇到岔路口时,我会停下来仔细看看。然后我会推着车走到有白石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堆积如山的码头,这是一条通道。”两人愣在荒山中蹚出一条路,过了两天半的山路。

前四次西藏之行是携手并进的,这让刘晓龙感到有些不安、意外的艰难和不断伴随而来的挫败感。在旅途中,这改变了他的想法,甚至让他和一路骑马的表弟“像敌人一样”。"这种关系非常脆弱,人们很容易变得愤怒。"

因此,从第五次开始,刘晓龙选择了独自骑车,而不是住在招待所或在餐馆吃饭。他带了一顶帐篷和一个煤气炉来满足他所有的需求。"当他拿来一颗卷心菜和煮面条时,他把几片撕成碎片,放进里面,这就是一顿饭。"

骑行中伶仃历险

刘晓龙的身体素质并不突出,他也没有接手常规的骑马练习。幸运的是,他在8次骑行中没有遇到太多危险。

最危险的经历之一发生在他爬过通往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的葛苏拉山口时。爬到海拔5200多米的山口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困倦的刘晓龙找到一个避风的坑,睡着了。当他第二天早上9点钟醒来时,他发现自己仍然像刚上山时一样狂躁。他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了。这是急性高空混响的症状。昏昏欲睡的刘晓龙又晕了过去。两小时后,他被一个已经神志不清的路过的“徒步旅行者”发现。服用速效救心丸后,刘晓龙的心率逐渐恢复正常。直到那时它才结束。

第二次去西藏时,刘晓龙在水中骑车,失去平衡摔倒,结果扭伤了右脚。虽然伤势并不严重,但旅程也被阻断了。第三次西藏之行后,刘晓龙在返回的前一天晚上胃出血。第二天,因为胃痛,他几乎蹲到了门口。当刘晓龙回到家时,他在床上躺了十多天,体重降到了60公斤。

几次遇险,都没有让刘晓龙的热情消退。“我在最初的几次西藏之旅中寻找刺激,但现在更像是寻找另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过去十年里去了八次西藏,还去了新疆、山西和其他地方。有一年,我哪儿也没去,感觉好像白白过了一年。”

在海角骑自行车听起来非常适合高原上荒凉的景色。有一次,刘晓龙独自在沙湖边露营。他半夜醒来,听到帐篷外“咚咚”的脚步声。他认为他遇到了一些野生动物。他的恐惧使他难以入睡。第二天,我问当地人,脚步声来自山上饮水的马。"旅途很艰难,没有人关心我,但我喜欢旅途中的孤独。"在八次西藏之旅中,刘晓龙只流过一次眼泪。因为他在羊卓雍湖畔看到了雪莲,一座覆盖着露珠的冰山。"美是感人的,纯洁是无法表达的."

回到家,刘晓龙仍然一个人生活。小提琴和自行车丰富了他的精神世界。

人生另一个出口

十多年来,刘晓龙每年暑假的骑马行为几乎没有改变。为了弥补身体上的不足,训练是必须的,骑行100多公里是他最经常的活动。刘晓龙说:“虽然我的身体上有一些小孔,但在我8次西藏之行中,我从未吸入过氧气。拥有一个好身材是多年骑行留下的财富。”

刘晓龙在北京长大,在黑龙江加入了一个团队,然后去了陕西Xi安学习和工作。他直到1991年才回到北京。历经沧桑,他在骑马时表达了对山川的热爱。尽管刘晓龙喜欢一个人去,但他在自行车圈里很出名,并且交了很多朋友。“以前,前提差,道路艰难。没有多少人骑自行车去西藏。现在前提有所改善,自行车爱好者的数量有所增加,同路人的数量也显著增加。”今年6月,刘晓龙将告别北京,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独自生活。“那边有很多熟悉的骑马朋友。我们已经约好了,然后我们将在新疆进行一次长途旅行。”新疆的自然风景充满了色彩的变化,令我着迷。

尽管刘晓龙很早就开始学习音乐,并在相关领域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他的自行车之旅几乎与音乐绝缘。“当我在路上骑车时,最让我感动的是与我平常生活的巨大反差。天气、语言和风景都不同。也许我忘了自己住在城市里,也忘了音乐。”说完这话,刘晓龙很快挤进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属中学略显拥挤的电梯。老师站在学生旁边,瘦瘦的,不显眼。然而,我心中有一片广阔的天地,只有孤独的高原才能容纳。

骑马已经成为刘晓龙生活的另一个出口。他一路上带来的灰尘和烟雾是他演奏的最优美的音符。

原题:中提琴副老师教了8次骑马进藏,并用骑术弹奏出最美的音符。

(编者:冯)



本文链接:教授8次骑车进西藏 用骑行演奏最美音符

推荐内容

Copyright © 2002-2017康鑫旅游网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号